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魂 博客

永不放弃——任何事情如果可以努力的走近一步,梦想就不会太远。

 
 
 

日志

 
 

【散文】:雪及其它 (二章)  

2007-05-24 19:21:4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及其它(一)

  昨夜下雪了,厚厚的,一片灵光。
  我忽然想浏览岁月留下的痕迹,但已无法弄清那些装订在记忆深处的日子,一些流光被冻结,那样淡然地铺满心田。
  时光总是要变迁,离开温柔的一季,我被抛向冰天雪地的瞬间,只有鸽子在雪野的上空回旋着,于是我缓缓伸出掌心,让心情与雪融化在生命线上,看它汇聚成水滴,一点一点流走,我知道,这就是我对雪的纪念。
  我独步追寻着,想像着生命形态的轮回。最初的热忱,在一片山岭间纷纷扬扬,其实到底是不是我真正拥有过一个完整的季节,我知道,夹在我书中信手采撷的那片叶子至今已经逝去青春,唯有几行凋零的诗句,一直无限绵长地守着业已过期的距离。我无法与季节约定,只能看着它从身边溜走。
  有雪的时候我们怀念夏天,七彩的光芒故意倾斜着视觉。
  那样遥远,那样无助。
  走入绿色的生态园,仿佛走入梦里,我开始专心致志品味一种创造。
  那被锁定在玻璃窗里的季节在我心头缓缓醒来,有花香,有鸟鸣。它是在一个我刚刚知晓的地方,始终保持这个姿势,没有风雨剥离,没有痛苦情殇。人类创造分割出的园子更没有世事变迁,却能让我轰然闯入一片绿色的时空里驻足。
  我在杯里放片叶子,绿色的那种,我要缅怀那些逝去的夏天。
  我已忘却与我相隔的另外一个真实世界是否还是那样寒冷。
  我以满眼的春色来启动我的心情,回归的心情,绿色的心情。 
  倘佯园子,看积雪的穹顶闪闪发光,在倒流的时空上面,阳光不再是主宰,春的裙角正在这一泓温暖的包围中展开情愫,绿的叶,红的花,草香阵阵。
  一瞬间我已迷失,在这相对的时空里可以闭上眼睛聆听,除却流水潺湲,还有谁能读懂这个平行世界?少了喧嚣和浮躁,似乎我不经意的驻足已经走过了许多个春夏。
  我手扶绿樽,这样安静地沉醉。
  他们说,只要学会遗忘,你便会跳入另个时空。但是,这个园子没有四季也没有青使。
  那些纷杂的热带植物,在缕缕的青光中默契地演绎繁华,不知道繁星为谁歌唱,只在流云滑过屋顶时,才能感受起巨变的沧桑。
  那些饱足的根,任性地穿越地面,封冻在被隔断的空间里无谓地哭笑。
  只是这个季节,绿色不能逃逸出笼。我便轻轻地看着它们,在每个冬天。
  然后转身,这是06年寒冷的11月。
  屋外的雪长眠着记忆,就那么通体地堆积着离别,一切遥而远,演绎着旷世的轮回。
  我开始接受这冷酷的选择,一路转换,放下心情,亲近着雪以及雪的美。
  在孤零的山上,那座欧式的建筑包容了万物的青春,即便没有时差,在踏出那道绿色的玻璃隔段前,我无法带走那个季节。
  孤单是我与时空的纠葛。
  我知道,我要付出代价。
 
  2006.11.23 夜 雪魂
  
  
  雪及其它(二)
  
  天终于冷了下来,雪更加肆无忌惮,落花飘零满地。 
  我用手抹去窗子上融化的水珠,湿滑的感觉绵延若泪,一些印记已开始模糊。随手打开音响,耳边细细传来神秘园那些经典的提琴曲子,心和胃开始紧缩,如被风骤吹的枝条,夹杂在呼啸间相互撕扯着,好久了,这样痛着,无法治愈。
  细碎的阳光终于由南坡横斜而过,刺入我眼帘,那样无力的暖色挂满忧伤,冬日里的忧伤,写满我的记忆。一次次这样望着,透过门前大块的玻璃,被手轻轻划过的印记,在模糊与清晰之间交替着。外面的世界,没有等我收藏好足够的热量,它就被寒冷替代了全部面孔。
  雪停了,出门,聆听脚下的声音,冷冷的,一直听了那么多年。
  我想走入茫茫的雪海,在一个空旷无人的地方想着自己的故事。
  压力在脚下如铅般沉重,我不知道明天的明天那印记是否留有深痕。我俯身,雪花在蒿草上面绽放着,没有芳香,更不能结出果实。情绪有时也会这般脆弱,遇到温暖时,它也会蒸发殆尽,无力抵抗。
  走向一个临近的城市,她是个古老的县城,我每天与她结缘是我为了生存而转身投入其中,她凌乱,没有秩序,却繁荣的热火朝天。
  顺着田园夹带一条等级公路,白雪铺就的乡村,画一样扫过视野,缀满心田。
  穿越立交桥,县城古老而年轻,她被现代的思维装饰着面孔,在异乡人眼里,是冷艳和雍容的聚合。
  走过L街角,忙碌的人群,男人和女人,都与寒冷无关。
  我喜欢这样的时刻,每天在思维中经历一场逃避,是心的异端,重复某种卸载和欢愉,沉浸在掏取目标和主题的范围中忘却自身的烦恼与失意。
  等闲一醉,回首每刻的经历,深深值得怀念。
  市场的一隅,到处都是那种极具特色的小店,我甚至喜欢每天换上一家来品味那里的美食和美酒,从此逃离世尘,即便是片刻的知足,我也会忘情地将目光投向窗外,看那雪依旧地翻涌着花色,冷冷地撞着目光和心,不再让我畏惧季节带来的重荷。
  B兄和青青子衿披着一身的雪花到店里看我,忽然忆起多年以前的日子,我们曾在贫困中走过夜雪的街道,风很刺骨,无法逃避,步子虽坚定却无方向,我们一起在雪中迷失,因酒曾彻夜倾谈明天。B兄说道,你现在活的还可以吧,我说,等雪消融以后,我就不再负累于焦困,物质的,心身的。
  我甚至想迅速走过这个时区,以心为界,从此划定一场结局,让春天来的更快些。
  那些瑟瑟抖落的雪花,在灯影里翩跹起舞,极象春天的蝴蝶,定定地,我深情地望着。
  遥远的夜空一片迷茫,这是走近冬天的第一道屏障,心,因血流淌着,散发着余热。

  就在这寒冷的夜里,我独步出门,听雪的声音,万籁俱寂。  2006.12.01 雪魂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