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魂 博客

永不放弃——任何事情如果可以努力的走近一步,梦想就不会太远。

 
 
 

日志

 
 

【散文】:节日  

2007-05-24 19:42:3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节日

文/雪魂

  这样的夜里,我站在窗前想着旧事,想到此时是个节日,可我总是感觉节日已不再属于我,我只好远远的看着别人过着节日里的快乐和幸福,然后我有一丝感动涌上心来,顺着发梢慢慢滴落。我不是不幸,在我看来,那长长的时光已渐次从我的身边走过,留下来的也就是流星在记忆里刻下的痕迹,我很想梳理它们,在节日里,在往事的纪念中。
  我孑然处在一种孤独之中凝思那些逝水年华,在这个春天里,它们开始丝丝缕缕爬满我的心头,我不敢想象,在一片炫目的焰火跌落的刹那,那些悬于夜空星星点点的火光逐渐从我的视野中弥散开来,我惊诧那些瞬间的美丽在我没来得急欣赏之后便悄然殒落,美丽是短暂的,青春也无法永驻。我再次打开Song From A Secret Garden的曲子,让心迷失在神秘的丛林里,我知道,节日的心如此宁静,梦也会空旷而辽远。
  再次踏上一道雪岭的时候,风在耳畔呼啸而过,一过恍若又是10几年,我无法辨认这里的一切,那些干涩而颠簸的年华,从我的诗歌中已经老去,惟有一种情绪在零下的氛围中闪出微微的光芒,照亮眼前的路。
  卧夫的家很近,就在这片岭上的某个地方。退到昨天的午后,我曾与他和加一沉浸在他们回乡的酒会之中深深地醉去。
  卧夫写诗、弄文。和我还有一段渊源很深的酒官司一直也没有澄清。
  就在今天的午后,我和另一位诗人含笑驱车破雪而来。我站在雪的深处回望四野,风从错落的矿区中苍凉地卷去,掠过树梢,声音熟悉而迥远。含笑将车子泊在雪中,我们徒步寻觅从前,那些旧日的景况依次可见,我曾在一篇随笔中谈到与卧夫结缘的那次扁石河之旅,那些难忘的往事一点一滴回闪在即。
  我和诗人含笑相识早于卧夫两年,两年里面,有我和含笑神交已久的文墨构筑下的诗情,那些青春和彼此崇尚文学的热忱如同一杯琥珀色的烈酒,因为太多的往事,积酿沉远,味甘而绵长。含笑的名字好听,诗写的也别致大气,只可惜与性别不符,含笑是男生。
  在这个节日里,回首需要太多的理由。含笑说:他就想见到卧夫。
  我们终于找到被含笑称之为卧夫故居的地方,一个诞生诗人的地方,曾经散发着浓郁书香的蜗居。在那冗长的日子当中,我第一次发现扁石河也是我难以忘却的地方。
  那杯酒却无法承接这10多年的断章,真的不敢回首,在我穿越了一段时光碎片之后,那逝去的情景才愈发清晰起来。屋外开始又落雪,卧夫微笑着重复往事,酒,被轰轰烈烈地灌下去,然后彼此走回记忆当中。
  世间有很多事都是梦境,在这个节日里,我只想走回过去,我看见一些日子里我的快乐那样充实,我不由的俯下身来,仔细寻找曾经失落的青春,它们固守着一片生涩的土地上面,也许从来就没有走出半步,那些忧伤飞絮一样地散落各处,然后发芽,成长,伴随着我。
  现在很多人离开了我,他们无声地划向自己的轨迹。也包括酒,酒也离我越来越远,好像我已经无法掌控诗歌一样我也无法再次将酒列为失控中的载体,我只好将它们陈列在那些酒柜上面,我们每天重逢,但彼此并不思念。
  天就要亮了,我整夜整夜的失眠源于无法安静地睡去。我可能要疏远一些季节所带来的阵痛,使自己重新找到一种位置,快乐就在身边,我却无法逾越灼伤自己的记忆。生命中的一些珍贵的东西或许已经被我遗失殆尽,我感觉自己精神的领地行将干涸,我该如何去找寻属于自己的空间。
  在我面前,春去春又来。
  2007.02.23 文/雪魂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