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魂 博客

永不放弃——任何事情如果可以努力的走近一步,梦想就不会太远。

 
 
 

日志

 
 

【随笔】:与卧夫结缘  

2007-05-24 19:09:4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开一本蒙尘已久且厚厚的诗歌集,看看签名是卧夫九二年五月十七我生日那天送我的,诗集的名字是《世界名诗鉴赏词典》。那些几乎都已快要被湮没的平淡日子,因一场西陆“四十港五周年”的活动而使我忽然想找寻一些与卧夫相关并熟悉的事情来回味一次,其实我并不怎么想爆料卧夫旧日的一些“前科劣迹”,或者与他相关的私事。就往事而言,那些错位的时光,即便我不说,相信还是有些人会终身难忘的。
  我也是个久握记忆不肯放手的人。也就在那年冬天,卧夫第一次踏上离乡的列车远征燕北。
  卧夫走的那天因我们聊了一宿而耽误了美好的行程,不得不退票再买票。
  卧夫走的那天很冷,也象今天这样,大雪纷然,一步一行深深的印记。

  回首,我读取那些被锁定的记忆,有些人和事已经随风淡去,而又有些在催眠的过程中觉醒出来的事物却变得越发清晰起来。
  往事只须珍藏,何必回首呢?
  在逝水年华中,那一段段迅疾的故事完整又无边。
  友情,无处购得。
  多年以后,附在我灵魂上的记忆依然精彩,因为纯粹,一些割痛也无法避免。即或时过境迁,回忆并无渴求,但因此生之遇而多了些许慰籍,毕竟那是我的财富。
  友情,就是那水晶鞋子,华贵而脆弱,不小心它也会碎掉。
  
  我轻轻打开诗集,在左侧扉页上有卧夫用炭素钢笔画的一幅白描,画面非常雅致,是很传统古典的那种山水画,高耸的石峰上面画有松枝,在峰顶上有一个宝塔,山峰下面云雾缭绕,有几只鹰一类的鸟在盘旋。这样的画面记得在介子园画谱中看到过。卧夫也学过绘画,据说他曾经很热衷在家具上做画。想想也是,实用国画,曾经在北方很多个城市里流行过,炕衾(炕上盛被褥的柜子),立柜,高低柜什么的都甚流行画上花鸟虫鱼。
  也许是敝帚自珍,我们却都曾经热衷于那样的绘画,或用自制的电烙铁烫画。我们甚至曾想一辈子都靠那手艺混饭吃,我们大约也能算得上是个民间艺术家罢。
  那些发生在我们青年时期的故事被历历写在纸上,多年以后,形成一个因动容而留下一段深深的记忆。摊开诗集,又赫然写着一首诗,生日里送我的诗,《此时此刻》。
  诗曰:
  烈性的液体犹如一种纪念
  因此  今日
  再次挥霍挺深刻的豪情
  尽管这种上苍之赐
  每人每年只有一届
  
  因酒  你的潇洒碧绿如初
  唯你的心事刻上一泓深重的年轮
  纵有一卷一卷酸甜苦辣被你定格
  似以无暇翻阅山那边的形形色色
  或者在水一方拾句醉歌
  你就用那固体的残枝粗根
  追忆那程真实的季节

  即为东山  原本以天为幕擎日而书
  舒展一泓似醉非醉的柔光与梦碰杯
  到那时候  会有许多故事组成你的流域
  也许我在其中如帆之旅
  即使被你搁浅  
  1992.05.17晚 此祝东山诗友生日  卧夫
  (我那时候写诗歌的名字叫东山或布衣东山,当时曾创办一间名叫柔光艺术摄影室的影厅)

  人间总有一种感情“纠缠”不清,那就是友情,背负上了,就是一笔患得患失的债务。我们结识于相互的落拓时期,一杯淡酒,一本诗集,相互纠缠的往往是男人们的襟怀,慢慢堆积在印象深处。
  又或者,在明日的明日,大家陌生地打量对方,你还没变,哦,你变的现实多了。呵呵。
  没参加过卧夫生日,抑或生日的时候没有告诉过我。
  所以,至今我还欠卧夫生日一个人情。
  其实诗歌最后卧夫的签名是我加上去的,那时他不叫卧夫。
  卧夫去北京数年以后我接到他寄过来的一本诗集,名字叫《诗尸》,相信那以后卧夫才给自己定义为“卧夫”------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他似乎想以这样称呼来为自己壮胆。我想。
  又或是以这样的方式肯定自己的孤独和独闯江湖的韧性。
  
  某一时刻,感觉自己在写诗的旅途当中一定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人。除了在我诗歌中常常提起的“西山渔夫”,“北山小石”,“散人”(青青子衿),“加一”,“含笑”,“永达”等等外,卧夫却是我所熟悉的诗人当中比较优秀的一个。
  91年,我第一次去拜访卧夫的时候他正在他的办公室里假装正经地看什么报纸。我向前凑了过去,坐定,讨笑地递了支烟过去并说我是朋友含笑介绍过来的,想认识您一下,听说您也喜欢诗歌。卧夫将手中的报纸移了移露出一付很大的眼镜不太在意地瞥了我一眼,嘴角嵌了下似乎哦了一声。记忆里当时卧夫没怎么当回事,敷衍着说了一会话我便起身告辞。那年我正闲居,很困窘,写诗是我唯一证明自己活着的标志。
  接下来的故事改变了卧夫对我的看法。一天,我被文体中心请去拍摄矿区场馆建设,恰巧协助我拍摄任务的就是卧夫,他是文书,对各矿比较熟悉。
  那是初春的季节,积雪融融,小麦青青,我带着摄影装备与卧夫一路颠簸着到处寻找拍摄景点。为了证明我写诗歌是很认真并是优秀的,在下矿的车里,收拾杂念,深深地呼吸,很快写了一首七绝递给卧夫,卧夫很惊讶,仔细地看着,并流露出赞许的目光。那时我才发现在卧夫的潜意识里,对诗歌是那么崇敬亲和。然后我才感觉自己第一次走近了卧夫,毕竟卧夫在家乡文化圈里一直是个很有影响力的人物。
  很久以来,我一直认为那次与卧夫的结交算是坚定我走向诗歌旅途的一个标志性的举动。
  所以后来的在许多个日日夜夜里我都写诗让卧夫给评点。
  卧夫也会装模作样地行使他他做诗界领袖的权力,并离倒歪斜地陪我度过了一些醉生梦死的日子。
  
  谈到酒,我会想起卧夫一些相当于“龌龊”的伎俩。这点不单纯发生在四十港聚会的那些日子里。就是平时卧夫也能让人在感动中被他喝酒的伎俩杀死。比如,好人无悔就中过卧夫的道。当然,那次无悔也极有可能在美女面前喝酒有逞能或者心甘情愿的成份。还有一次便是卧夫将西陆某位美女的长发喝的飘进菜里,他曾经将这个成绩写入他的某段诗句里到处夸耀。
  记忆里曾被卧夫灌醉过两次,其实我也为这句话而感到荣幸或者感到万幸。就如我坐在李白的身边喝酒,我是无论如何也要将自己彻底变成酒仙的。
  那是91年一个初秋很温暖的日子,卧夫邀请市里二十几个舞文弄墨的书生齐聚他家。
  走进卧夫居住的地方,山的一侧是条弯弯的扁石河,银光闪闪的,惹人注目,高处的地方到处是庄稼,金风徐徐遍吹着成熟的气息,一秋的收获尽在眼底。
  坐在门前的园子里,也会产生一种与世隔绝又有世外桃源般的惊喜。
  卧夫的父亲是个很慈祥的人,不爱吱声却总是在脸上挂在微笑,那门前的园子就是他在四季里耕耘快乐的地方,所种的植物种类很多,我也快乐地体味出某种诗情,因为这是诗人的家。
  我被卧夫用酒搞蒙的时候大家还没怎么尽兴完,我一个人偷偷跑到园子里去写诗。
  后来知道卧夫以替酒的方式蒙了所有人的眼。何为“替酒”,其实就是卧夫给所有人倒酒的时候他身边的人也提了酒壶给他斟上,但里面装的不是酒却是水。同此,那人倒酒的时候卧夫也乘机给他斟满清水。
  几乎所有的人都上他们的当了。我醉的有些昏天地暗,哪里“呕”的出诗句来,满脸挂的都是泪水。
  其实,卧夫这点很不象他父亲,他父亲是个很本分又随和的人。今春我约了几位家乡的文友陪他父母去酒店小聚,两位老人依然对我赞不绝口。
  其实我的酒量卧夫是知道的,后来听说他不看诗歌而看起兵法来了,他用计谋整惨了我们。
  例如某次他又以舍命陪君子的方式还是将我弄醉了,但那次卧夫也醉的一塌糊涂。
  第二次被卧夫灌醉的时候有加一兄在场。
  我们三个喝了三瓶酒,但卧夫那次没怎么喝白酒,理论上卧夫占了上风,我和加一兄都成了醉鬼,东倒西歪地相互搀扶着找家,加一兄错将邻家的门认做是自己的家,而我却被卧夫嘲弄成坐在自家门前的筐里睡觉,为此,卧夫特意写了首诗歌炫耀他喝酒的战果,我则愤愤然,不肯低头认罪。
  最近一次去京卧夫没怎么与我拼酒,估计卧夫已经察觉出我的眼睛开始变得警觉了,他也就只好夹着尾巴做人,一脸哀求状。
  不过在我临走前,卧夫还是寻了个很好的去处给我归乡饯行,还特地拿出珍藏的好酒与我挺激动地干了一杯。

  日子很残酷地这样转来转去,一晃结识卧夫有16个春秋了。
  在这以前的很多个日子里,我是个受益者,无论是文学上还是在生活上,卧夫都曾给予了我很多很多。
  自从卧夫入京离开了我的视线之后,我便觉得很多个冬天变得苍白并且冷的无法忍受。我不知道北京的冬天是否也是这样。
  卧夫常常寄诗与我,我总感觉自己有些老了,即便带上镜子也未必能读得更加深刻些。现在的冬天我常常会一个人走在凄清的雪地上,借那月光读取一些看似沉重的话题,所以我就想像卧夫当年的样子,对于任何事物一付无所谓的神态。我也会在某一个瞬间告诫自己,往事是青春的坟墓,现在我不再拥有青春了,只好守着往事沉醉。

关于我于卧夫的故事还有很多,我现只能远远地看着他,象一棵树一样,相信卧夫正在演化阳光与人生的结构。

2006.11.17 夜 雪魂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