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魂 博客

永不放弃——任何事情如果可以努力的走近一步,梦想就不会太远。

 
 
 

日志

 
 

【散文】:寻访挹娄国--古城山  

2007-07-19 09:29:3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寻访挹娄国--古城山

点击查看原图

    文/雪魂     请朋友们继续支持我~~~~ 点击查看原图

 

  凤林古城在省和国家考古发掘后,又依照原样给回填上了,记忆和原貌再次陷入千古迷尘之中,我站在细沙瑟瑟早已消亡的古城墙遗址上,心里奔涌着逝去千年的沧流,它低婉着、回旋着落寞地冲向时间的尽头。
  俯首可以拾起粗瓷碎瓦,一片一片,印证着这个古老部落王国的兴衰,汉魏时节,是什么样的人来统治这片黑土呢,我陷入暝想之中寻觅着答案,眼前一株很粗壮的枫树在护城河底蓬松鲜活地展开它那硕大的枝冠直冲云霄,五角的叶子,婆娑着如舞女飞纱之流苏,质朴而浑然,其实它并不是一株很老的古树,虽然已是时过千秋,却依然承接着守望古城废墟的使命,或者,早已结满挹娄古国的记忆。
  城的南面开阔地带有座平顶的小山,山下是横波缱绻的七星河,透过树隙放眼望去,一种雄浑的意象拔地而起,那是一抹怎样的历史椽笔,勾勒出无数彪悍的铁骑将万山撼响,一瞬间兵旗猎猎,沧海桑田,犹如长云覆过亘古的天空,围绕着某种神的启示,将铿锵的羯鼓和角号在马队的嘶鸣声中涌向主祈的巫师,神灵纷纷游来,七星祭坛一片颂歌,是祭祀的鲜血滴满新占的城池还是人们呼哨着奔涌,庆祝着五谷丰登。
  祭坛下的野花依然绚丽地绽开着,年年岁岁,守着原始,守着蛮荒。
  古城依旧,那么多追忆已化作千古烽烟飘然欲逝,那许是个恒久的梦,在辽阔的黑土之中,承载着血和火的一次次撞击,在历史的更迭中悲怆地演绎着轮回。
  唯我和那匆匆而过的羊群,出现在这个曾经繁荣的城市。
  一个梦并未走远,我想,假如整个传说包含一个地域的原始文化,那么,曾经一次不经意的发现,却再次验证了我的直觉,四部落那座山也一定是祭坛或者应是古时先民的聚居地。
  那时,我们驱车急切地在这个传说中开始想像着步入历史的隧道当中,每个人都在极力寻觅时光的断层,或发现陈腐的碎片或开始采撷大片大片的野草莓,放牧的人告诉我们,这座山,先人叫它古城山,从何时建城却没有人知道,我开始惊愕,诺大一座荒岭之巅,哪里有那座古城呢?
  我常常怀着某种敬畏的心情想像这万有的世界里是谁曾经有序地主宰了人类的诞生,既而,又将文字、科学逐步地传入我们的灵魂当中作为区别生物间的标志,向使众神驾车离去,相信他们仍在不远的地方监视着我们,他要我们维护自然的生态平衡和保持某种人性的善良,如果人类违背了自己,相信自然的惩罚也会接踵而至。
  暂时就叫这座山为草莓山吧,至少目前出现在我们眼帘里的世界,就是草莓疯长的世界。
  俯身攀登,自然开始如此贴近我的胸膛,宛若一支牧笛般嘹亮地穿越心中的山谷,那个美丽的传说在哪里呢?假如时光倒回,石城巍巍,守城的部落土著士兵是否会点燃狼烟,用来告诉远方狩猎的人们有外族侵入他们的领地,他们将用什么样的眼神来看待眼前的这些不速之客,他们能打开那厚重的石门吗?或用刚刚采撷而来的新鲜野草莓来欢迎我们走入他们聚居的圣地,抑或用浊酒,獐狍野鹿的肉干儿招待我们,我们一同端起粗制的土觞,还有时空无序的悲泣,先敬一下祖先的土地,然后一饮而尽。
  我们这样的走过历史长河,立于巅顶翻阅着岁月的一枯一荣。
  我拾到了一块土壶的碎片,这是千年前那个守城的首领遗留下的梦吗?
  山顶被人为的削平,地方并不算很大,四周略微凸起,散落着很多石头,仿佛这里曾经是一座石制的城堡,而后注定在很多部落的征战杀伐中摧毁殆尽,或又被获胜的部落重新建起,再被时空收藏,风霜雨雪也将涤荡蚀尽它的骨骼,沧桑的印记更在眼泪中渐次干涸。
  这是岁月赋予的悲哀吗?我看见时光的尸体沉寂在蒿草丛生的世界。惟有一株清丽的野百合,在轻雨过后那样风姿卓约地笑对着我的镜头,她仿若千年前某个部落里的一个美丽女子,用自然里最纯真的色彩在铺就她思念的梦境,梦里她的情人一直守护着这座古城,而后她也来到他的身边,化做这千年不变的结。
  苍山对我说:一个故事,没有时间的概念,却只有历史的评说。

  2007.07.17日   文/摄影  雪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俯首可以拾起粗瓷碎瓦,一片一片,印证着这个古老部落王国的兴衰,汉魏时节,是什么样的人来统治这片黑土呢,我陷入暝想之中寻觅着答案.

 

 

点击查看原图

  眼前一株很粗壮的枫树在护城河底蓬松鲜活地展开它那硕大的枝冠直冲云霄,五角的叶子,婆娑着如舞女飞纱之流苏,质朴而浑然,其实它并不是一株很老的古树,虽然已是时过千秋,却依然承接着守望古城废墟的使命,或者,早已结满挹娄古国的记忆。

 

 

点击查看原图

  城的南面开阔地带有座平顶的小山,山下是横波缱绻的七星河,透过树隙放眼望去,一种雄浑的意象拔地而起,那是一抹怎样的历史椽笔,勾勒出无数彪悍的铁骑将万山撼响,一瞬间兵旗猎猎,沧海桑田,犹如长云覆过亘古的天空,围绕着某种神的启示,将铿锵的羯鼓和角号在马队的嘶鸣声中涌向主祈的巫师,神灵纷纷游来,七星祭坛一片颂歌,是祭祀的鲜血滴满新占的城池还是人们呼哨着奔涌,庆祝着五谷丰登。
  祭坛下的野花依然绚丽地绽开着,年年岁岁,守着原始,守着蛮荒。

 

点击查看原图

  古城依旧,那么多追忆已化作千古烽烟飘然欲逝,那许是个恒久的梦,在辽阔的黑土之中,承载着血和火的一次次撞击,在历史的更迭中悲怆地演绎着轮回。

 

点击查看原图

  那时,我们驱车急切地在这个传说中开始想像着步入历史的隧道当中。

 

点击查看原图

  一个梦并未走远,我想,假如整个传说包含一个地域的原始文化,那么,曾经一次不经意的发现,却再次验证了我的直觉,四部落那座山也一定是祭坛或者应是古时先民的聚居地。

 

点击查看原图

每个人都在极力寻觅时光的断层,或发现陈腐的碎片或开始采撷大片大片的野草莓

 

  暂时就叫这座山为草莓山吧,至少目前出现在我们眼帘里的世界,就是草莓疯长的世界。

 

 

点击查看原图

放牧的人告诉我们,这座山,先人叫它古城山,从何时建城却没有人知道,我开始惊愕,诺大一座荒岭之巅,哪里有那座古城呢?

 

点击查看原图

  俯身攀登,自然开始如此贴近我的胸膛,宛若一支牧笛般嘹亮地穿越心中的山谷,那个美丽的传说在哪里呢?假如时光倒回,石城巍巍,守城的部落土著士兵是否会点燃狼烟,用来告诉远方狩猎的人们有外族侵入他们的领地,他们将用什么样的眼神来看待眼前的这些不速之客,他们能打开那厚重的石门吗?或用刚刚采撷而来的新鲜野草莓来欢迎我们走入他们聚居的圣地,抑或用浊酒,獐狍野鹿的肉干儿招待我们,我们一同端起粗制的土觞,还有时空无序的悲泣,先敬一下祖先的土地,然后一饮而尽。

 

点击查看原图

我拾到了一块土壶的碎片,这是千年前那个守城的首领遗留下的梦吗?

 

 

 点击查看原图

山顶被人为的削平,地方并不算很大,四周略微凸起,散落着很多石头,仿佛这里曾经是一座石制的城堡,而后注定在很多部落的征战杀伐中摧毁殆尽,或又被获胜的部落重新建起,再被时空收藏,风霜雨雪也将涤荡蚀尽它的骨骼,沧桑的印记更在眼泪中渐次干涸。

 

点击查看原图

  这是岁月赋予的悲哀吗?我看见时光的尸体沉寂在蒿草丛生的世界。惟有一株清丽的野百合,在轻雨过后那样风姿卓约地笑对着我的镜头,她仿若千年前某个部落里的一个美丽女子,用自然里最纯真的色彩在铺就她思念的梦境,梦里她的情人一直守护着这座古城,而后她也来到他的身边,化做这千年不变的结。

 

 雪魂还在参加新浪博客大赛呢,请朋友们继续支持我~~~~ 点击查看原图 谢谢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