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魂 博客

永不放弃——任何事情如果可以努力的走近一步,梦想就不会太远。

 
 
 

日志

 
 

【散文】:异乡  

2008-12-10 18:48:1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异乡 - 雪魂 - 永不放弃

本图为手机拍摄/雪魂

 

【散文】:异乡
                      文图/雪魂 

独自坐在松花江边上的时候心情好辽阔。眼前的水波来回冲刷着沙岸,一瞬间聚集起来又在瞬间里被涂抹下去,象翻腾的记忆,时有时无。天边白云低婉,那样轻柔的飘荡里是否正俯瞰着江桥上隆隆驶过的火车。也许没人会为这一倏然而去的景象沉积心底,其实岁月在很多个昨天里早已偷偷的溜走了,剩下我孤单地一个人在水面上用心情感悟着曾经停泊的时光。

两个下午都是这样寂静地在江边坐守到日落黄昏,女儿在军训,我在等她出来吃晚饭。如此空闲,一个人来到很久未至的江堤,满眼的空旷如同多年前的希冀,现在那些负荷早已涨满我的水域,注定把一颗心拴在潮涌中浮沉。

坐守阳光下的暖流,孤寂的时候很想做一只水中的鸥鸟。

我看见有个垂钓的人不用鱼饵就能轻易地把一些小白鱼钓到岸上,而放鱼饵的人却很长时间钓不到鱼,这让我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水边的人嬉笑丛生,为这一奇怪的现象叫好不绝。其实主要是江水通过近年的治理得到了极大的改善,鱼儿多了,密集程度增加了,随意那么一抛鱼钩都可以钓上鱼来,仅仅如此。仿佛那一群人的快乐都是从那鱼钩一跃上岸而始,只是我的好奇源自于以往对垂钓的理解,那也罢了,能钓到鱼的本身就是种乐趣,管他使用什么方式。

阿浩来到江边找我的时候很令我高兴,这么多年来虽然各自身处异地,但一直都是相互鼓舞的友伴,无论我或者他的命运怎么被改写过,我们都会在一段时间里相互一个电话或者一个短信的问候,天涯咫尺,那样搀扶着一起走过昨天。

黄昏里,江水悠然东去,如同阿浩对于我的生计所寄予的厚望,冗长又绵延不绝。

回头想想与阿浩相识有十二年了罢。在大学里他与山月是很要好的同学,后来在哈尔滨一个最冷的冬季里我们也成了很知己的朋友。阿浩曾经做过外资企业的市场总监、药品、化妆品的销售业务,甚至自己做过家具经销商。辗辗转转,在彼此蹭蹬的人生里,年复一年地往来问讯,也都在心里相互寄托着某种期望。

那时,经常去江边的一个叫做“德顺”旅馆的地方,哈市好多的哥们通常在我与山月出差的时候一同聚集那里,饮酒、谈人生,如此,在陌生的异乡里犹感亲切。生路上的知遇,或已都在对方心里留下深挚的记忆,一路呼应着,夏天、秋天。今年、明年。

当海波和力群都赶在一家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诺大一座城市成为我寻求友情的港湾。一种透明的液体和心情让我在偶尔歇脚的地方感到是归巢。夜,弹唱着古老的曲子,在有风的地方隐隐潜伏,吹送着短暂的时光和欢愉。这让我想起了“避风塘”里的实木装饰和那些垂挂在横眉上面的纱灯。历史和现代的纠葛,又让我始终感觉身处过去的时光,走了好多年,我依然踏在远处。还有省图边上的那家“东印咖喱”餐厅,浓浓的异国口味在咖喱和胡椒的香气中折过以往的眸光,聊天或者是静守着水纹般的情感,恢复着遥远的记忆。

九月里,叶子耗尽最后的颜料装扮了北方的秋天。

再次住进阿浩家的时候,我依然记起去年一个春雪的早晨,我和阿浩站在窗前聊起他的童年,聊起东正教堂的故事。这个胡同里藏有阿浩早年和近年的大部分时光,远远的回眸,如一缕悬浮的轻云,彻夜守护着逐渐升起的月亮。正如今夜又是中秋的时刻,我也想把自己对阿浩和一群朋友的眷恋汇集到我的文字当中,就像游弋的月光,天涯咫尺,照亮了我对朋友的思念。

那些飞翔的翅膀一直载动着我对友情的依附,无论何时何地,一条直线般曳过两颗心的距离,都是今生至高无上的渴求。

还有那片水域,秋风正漫过消逝的昨天。2008.09.14  图文/雪魂

 

【散文】:异乡 - 雪魂 - 永不放弃

岸边上一个老人在兜售小商品

 

【散文】:异乡 - 雪魂 - 永不放弃

棉花糖

 

 

【散文】:异乡 - 雪魂 - 永不放弃

 在阿浩家楼上拍摄的场景

  

————————————————————————————————————————

(附):与阿浩相关的另一篇文字

 

【散文】:还有什么是渴望

  文/雪魂
  当我登上长途巴士的刹那,天空有微云慢慢流过,那是个极其清朗的早晨,一切在似睡似醒之间看我穿过朦胧的街道离乡而去,心也被扯的好远,然后并入另外一个行进中的时空放弃忧伤。
  渐渐的,在云梦之间,被一种声音唤起,那是经久不衰的春之问候,泊着东风扑面而来。
  那刻,地平线在车子的起伏颠簸中正映衬出空旷的剪影,四野微曛,沐浴在橙色的黎明下与我背驰渐远。我真的庆幸自己坐到了01号的位置,那是在驾驶员身后的最佳座位,这一点点的努力就会使视觉宽阔的足以以鱼眼镜头的方式收集起四野的风光来。当我看到一行长涉的雁群,在我的视角间正演变既定的队行倏然而过,当我想起冰雪中那些亘古的事物,我猛然觉得,春天就在眼前。
  雁亦怀乡么,她们舞动长长的思念风餐露宿为谁而来?
  我有些遗憾,此时此刻没有带上相机拍摄下那难得的瞬间,雁群飞远了,划入一个春天的梦中傍水而居。我凝望着,一路追寻着翻涌的记忆纷至沓来,路有多远,才会走出青涩的泥辙?
  那是少有的雁的遵循,在她们生命的历程当中那是一直所向往的欢乐世界,
  我徒步而来,我在寻求什么?
  当我手握刚刚配置的机器--我的一个很久远的梦想,我在寻觅,生活的丰富多彩仅仅是我随意可以捕捉的么?当雁群挥动力量的刹那,回归的心情就在天际划却一个大大的人字。
  那是一个春日多雪的季节,我与阿浩一同编撰着我未来的命运。当我站立在红军街的一角,我清晰的意识一直在鼓励着我,多少年来,每当我出现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街道,阿浩总是以主人的盛情招待我这个异乡的朋友,我们边聊边采购一些摄影器材,也包括我对未来林林总总的幻想。
  阿浩一直做私企的市场经理或监理,在人生的拓步时期,尽管这样那样的换了好多家企业,阿浩总是平和地面对那么多无奈的选择,而我常常会从心里佩服阿浩面对人生的态度和激情。
  那天雪下的很大,回乡的高速路已经封闭,我站在阿浩家六楼的客厅中等待夜晚返程的火车,忽然陷入一阵沉思,那是许久的我对朋友的一种莫名的感激。我起身拍摄他家楼前的一个俄罗斯东正教教堂,阿浩讲着他儿时在这个胡同里的一些有趣的故事。我知道,阿浩的生活当中与我有很多相近的经历需要一个人认真的来倾听,甚至我每次来到这个1000里外的城市,阿浩总是亲自陪同我去这去那,也包括我们都喜欢的那家酒吧。那是一个旧式传统的俄罗斯小楼,我怀念轻柔的钢琴,沙哑的英文歌曲,每当我想起多年前的经历,总是感觉我一直喜欢的加士伯啤酒有淡淡的香气时时会在记忆中弥散开来。
  有个朋友好奇,将我的诉说认证为一个奇遇的梦境。一次,他专程寻找我每次都去的那家酒吧,回来后告诉我:雪魂,你说的纯属子虚乌有,我疑问?他又说,哪里有你讲的一个什么什么白衣少女坐在白色的钢琴后面的故事,我暗笑,人生会有很多事情可能只是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而我可能更幸运遇到罢了。不过那次我的确是欣赏到一位白衣少女边弹边唱的演奏酒会,而且还欣赏到了一位先生身着一袭黑衣演奏黑管的场景。我喜欢那梦境一样的演出,尤其是在酒吧里面。而我的朋友只能走入我的描述暗自感叹,尽管他也很喜欢同我一样追寻对音乐的崇尚和膜拜。
  我怀念过去的日子,怀念我所经历的一切,也包括一些走远的朋友。在我生命的历程当中,那段时光是真真切切的出现在我的眼前,转过一年又一年,又看着我独自去回忆。
  我知道,我的每一次转机,都与朋友有解不开的深缘,在葱茏起伏的岁月之间,唯有朋友可以清澈的不用回避心声,他们这样那样的鼓励我走出心路的困惑,甚至占据我的文字空间与我对话,我就会听到一种声音由梦中响起,带着无与伦比的张力破空而来,完成我生命中最精彩的乐章。
  忽又想起一个朋友,他常常使我闭上眼睛也不会迷路。
  当我小心翼翼迎接春天的到来,那一山的景象在我今晚听到的一首歌曲当中化做连绵不断的心声。
  有个喜欢摄影的朋友这样对我说:
  现实中很多人用真实的名字说着假话,网络中很多人用着假名却说着真话。
  2007.04.09晨 文/雪魂

 

 

【散文】:异乡 - 雪魂 - 永不放弃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