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魂 博客

永不放弃——任何事情如果可以努力的走近一步,梦想就不会太远。

 
 
 

日志

 
 

【随拍】:四百年老村——板桥坊  

2011-02-12 12:55:43|  分类: 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板桥坊
                              文图/雪魂

秋天的时候一个名叫茶的学生给了我一个地址,说是有一篇帖子写的板桥坊村。读着这篇具有史实般意义的考证文字,忽然对板桥坊村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致。于是,决定某天背了相机去探访一次。

由台东坐公交可以直达那里。而那一天我正去台东送完一个婚礼跟拍的光盘,巧的是我就站在那个公交路牌下,一看终点有板桥村的字样,就决定临时先去看一次。

秋的辉光透过车窗再次接近我的眼帘,想象一种穿越时空的距离就要走进一座被遗忘很久的村庄,去查找它在历史中被淹没的痕迹。而我更多的愿望或是就想触摸一下它灰色的年轮,也或顺着它尘封的岁月,一点一点的发掘出某种沧桑的内涵。握在手上,看在心里。

车子继续前行,我又回到了思维的起点。

而整个夏天到冬天,我没有写过一篇完整的文字,我想,自己的心一定是累了。

这一年跑了很多地方;岛城的美丽在我这个异乡人的眼里,永远都有新奇的风景。

我的相机也饱经沧桑,磨蚀的部分早已裸露出金属的色泽,无论是海水还是汗水的侵袭,它都让我明白;在路上,拍摄就没有止点。

到达终点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一路上迷迷糊糊,仿若真的在淘洗历史的风尘,在那个年代里,杀伐的景象若隐若现,而岛城最终还是归属于了祖国的怀抱。

来到村子的入口,看了路牌确认就是这里,举目环顾,四下没有行人的踪迹,周遭高楼耸立,唯独这段时空静静的仿佛与世隔绝。而此时的景象,又忽如走进梦里,青砖灰瓦,在水一方。

几百年的风雨轮回,德占而后日占,一切都销蚀在海的尽头。

我可以确认那些环扣相间的木门边曾经站立过身着土布衣裳的村妇,而男人们除了耕田就去海里捕鱼了。那颗老去的槐树可以作证,一代一代的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或如村口依然存在的碾盘,在夕阳中仍旧坚守在落寞的古村里巷边。

想必这村子以前很大罢?周遭拆迁之后就剩下这么一个中心部分。历史也被分割开来,以前的大户人家门庭若市,有日本人,也有国民党人,胡氏课厅可见一斑。据青岛档案网上的那篇文字叙述,胡子宏便是这里的富户,当我用相机拍摄至今尚在的恢宏民居,不难想象,当年的胡子宏做为乡绅大户,又是何等的辉煌呢?但却听说胡子宏虽富甲一方,为人却是善良谦和。这又跟我对山东人的印象较为吻合;孔孟之乡,礼仪之邦。民风尚古,延传四方。

可是,那些雕梁画栋,那些记忆里无法挥去的影子,依然固执的守在那里。

而在漫长的等待当中,一个迸发出的新词儿“拆迁”或就是古村的终结者。历史烟消云散,后人或许会叙及以往的历程,或只能在文字图片中一抚它的影子了。

那些石块累积的日子,那些小巷深处的门当和苔痕,冥冥之中就要被颠覆了旷古的传说。传承也有断续,时光也会终结,一声叹息,人生几何?

再后来带着摄影班同学去拍摄的时候,一切变得孑然无绪。若我是记录者,这些照片能有什么作用呢?只是在想,给一些没有看过的人一个体味的机会罢。古村的历史不是你我可以发掘、保存的;但古村的院落却可以引起你我的深思与探访。

那不算远吧?特殊的地理位置,奠定了岛城最初的北方陆路门户。还有楼山,据说里面的德国的工事错综复杂,而下一步的探访,看到的将会是什么?

历史不会以我们的观点改变前行的方向,而我们的确想在记忆中刻录那些恒久的印痕。

如果能保留下来,或许将来就是岛城民居的一个活化石。但你要相信,任何的改变也有它改变的意义。 2011.01.03  图文/雪魂























胡家客厅的灰瓦



胡家客厅的雕梁















与学员们同去探访板桥村




与学员们同去探访板桥村


 

  评论这张
 
阅读(5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