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魂 博客

永不放弃——任何事情如果可以努力的走近一步,梦想就不会太远。

 
 
 

日志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2012-09-30 10:57:4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散文】:梦回草原

 

秋,是至美的旋律;在那遥远的地方正上演一场恢弘的色调交织曲目。

我把目光调离在取景器一边,白桦亭亭,在金黄的枝叶间,生命的序曲才刚刚开始。正是这样的季节,再次梦回草原,还有格格的歌声,一遍遍在三菱车的空间里回荡着对草原深深的依恋之情。

草原的大美,总是在这样粗犷的意境中把我颠覆;醉或不归,片片种植我的心情。

这是怎样的秋天?在我的心头曾无数次走过。从塞罕坝到乌兰布统,历史的印痕正被雨打风吹去,唯有年复一年的节律袭来,改变着万山的颜色,仿若复古的油画,在压缩的空间里契合,使我每次看到不同的草原,数月间的延续,再次改变了摸样。

还是那个满族的老佟;还是那部车子;还是那组曲子,行进在草原当中,就是喜欢在这样的环境下去欣赏每一首蒙古歌曲;它的苍凉曲调,还有老佟布满沧桑印痕的脸庞,使我仿若走入一段历史当中去探寻这个满族、蒙古族自治县的最初历史;当年皇帝围猎是处,那些士兵的后人是否就像格桑花一样,世世代代生根草原,绽放如初。

有雨飘来,夹杂着霰雪晃动。原野上的土路依然千回百转,看不够遍地曲线交织生成的如画景色。只是脚下,踏着千百年的沃土,那些折戟沉沙的故事,依然历历在目。我问起老佟的姓氏由来,又是满族镶黄旗的后裔,或可能跟佟将军源于一脉吧。当年康熙皇帝亲征,在乌兰布统的将军泡子一侧击溃漠西葛尔丹叛军,康熙之舅佟国刚以身殉国,便是战死在这里的一位将军,将军泡子也因此得名。数百年一瞬,壮士悲歌,离离原上的青草年复一年演化为旅游胜地,只是在我俯瞰的瞬间,没有曳回前朝的鼓角,唯有马蹄的印痕依旧踏在荒漠之中,悲怆的传说不曾停止。

还有纷纷落叶,在干燥的空气当中低婉成絮。

由夏到秋,数月没能停止我对草原追忆。时空转换,秋的殷实和褪变,绿色的草原已然与昨日作别。那些熟知的地方被色彩更迭,金秋打造的序曲,在眼前层层叠叠上演。这是梦境凭空产生的幻觉么?除却构思拍摄眼前的景色之外,在脑海当中,被梦境替代的景象倏然而至,正如一个蒙族女子骑着快马在小溪间飞驰,大片的水花和她的服装形成巾帼的力量和胆识。在亘古的天地之间,这样一个马背上的民族,无论男女都是那样的骁勇善骑。只是在我追焦拍摄的刹那,她冲我笑了笑,而后打马而去。

我的记忆连同图片定格在那里。我想,如果有一天我去拍摄那达慕盛会,或许还可以遇到她吧?或者遇到一群善于骑马的女人,去拍她们被草原的阳光嗮的又黑又红的脸庞,还有她们优美的舞姿和嘹亮的歌声。

这是我一直想要拍摄的主题,总被对草原的向往而搁浅。当我迎风立于山梁的时候,这些个记忆里沉甸甸的冥想,又能重置眼前宽阔的景致。在交错的时光里,还有一些牧羊的男人,手里握着长鞭,亦步亦趋的跟着羊群泛起的土尘跑来跑去,一种宿命里的生存延续,归根结底是草原里幻化出的劳动秩序,他们的生活在我看来羡慕无比,我却在自己的领地里,无法张弛更多的梦想;草原的胜景百看不厌,我就向往在路上踽踽独行。去拍摄,去体会。

若有若无,一个可以用孤独来依靠的灵魂,去寻觅在思维上走入宽阔的境地。那些蒙古古歌长调,总能在你端起马奶酒的时候响起;一边慰藉着心灵,一边让情感油然而生。草原是值得敬畏的,草原也是放宽精神的领地。每当登上返回的车子,心神却也无法收拢。停在当途,印在脑海。在雨中,又似南归的雁阵。

就在离开草原的那天早晨,大片的雪花覆盖了草地上的一切,那份冬天莅临的意境,不忍不舍的一步步走远;一回回、一次次如歌声里唱出的呼唤;梦回草原。

 

2012.09.29 图文/雪魂于浮山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行摄】:秋色中的雪野|乌兰布统(1) - 雪魂 - 雪魂 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58)|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